暑期赴美游提防流浪汉 一名中国游客在洛杉矶街头遇袭

眼下正值暑假,不少人会到国外旅行。当你流连于陌生城市参观时,有一种意想不到的人身伤害可要留意了。

  来自黑龙江的50岁的张小雷酷爱旅行,作为一名“背包客”他去过许多国家。6月11日,张小雷带着对美国的夸姣期待来到加州旅行。没想到刚到美国第三天,他就在洛杉矶市区街头被黑人漂泊汉打成重伤。据美国《世界日报》报导,6月14日,张小雷在洛杉矶游玩时被一名非洲裔游民抢夺手机并被重拳打晕,导致其左腿骨折、肋骨受伤,现在日子严重受到影响。

  在美国,无家可归的游民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许多大城市都有着数以万计的漂泊汉。这些漂泊汉没有作业,他们每天在公园里安营扎寨,定时去政府部门或慈善机构领取救助,到了冬季还会迁徙到温暖的南部过冬。大规模的漂泊汉集合在一起,对城市的治安也是一种要挟。

  “被漂泊汉包围”的大城市

  上文提到的张小雷的遭遇并不是个例。2019年6月21日早晨,51岁的中国游客黄夏明刚刚步出纽约曼哈顿中城的酒店,就被一名有屡次突击被捕记载的白人漂泊汉阿蒂斯用木板打到头破血流,随后他被送至医院医治。当时在附近等待乘客而目睹事情的出租车司机琼森回忆,事发后,阿蒂斯泰然自若地穿过马路对面,留下倒地流血的黄夏明。数分钟后,警察与救助人员赶到现场,简略包扎后将黄夏明送至医院。警察在不远处逮捕了阿蒂斯。警方判断该事情为阿蒂斯的无目的突击,由于没有证据或证人显现两人相识或在案发前有过任何争论。

  在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这样的大城市,漂泊汉的人数通常是数以万计的。依据美国无家可归问题跨机构协调委员会2018年的数据,加州共有约11.4万漂泊人员,纽约超越8万人,德克萨斯州有约2.85万漂泊者。夏威夷州每1万居民中有465人为无家可归者,成为全美50个州中漂泊人口比例最高的州。

  2018年2月11日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发布的陈述称:“2018年年底,美国全国无家可归者约为50万人,其间非洲裔占比40.4%;大城市无家可归者人数急剧上升,仅威斯康星州就有超越6万人无家可归。”本年7月16日,该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现,张小雷被突击的洛杉矶现已连续第二年成为全国漂泊汉人口最多的区域。据了解,洛杉矶现在挂号在册的漂泊汉共有1.3万人。不过这个数字跟洛杉矶实际的漂泊汉数量有很大收支。

  事实上,洛杉矶城市中的漂泊汉人数超越4万人。去年10月28日,《洛杉矶时报》网站报导,依据政府发布的数据,洛杉矶无家可归者中有三分之一是妇女,人数超越14000人。这些无家可归的妇女面临着惊人的暴力要挟,洛杉矶市中心妇女行动联盟发布的调查显现,近一半在贫民区日子的妇女在过去12个月内遭到过进犯,其间四分之一以上遭到性侵犯。

  他们为什么漂泊?

  美国大城市中为什么有这么多漂泊人员?无论是从前史仍是实际层面我们都能找到许多原因。

  上世纪五十年代,一场精神病院关闭运动席卷全美。一方面,各大公立精神病院收到的拨款更加减少而病人日益增多,所以精神病院逐步变得臭名昭著,“恶劣的寓居环境,卫生条件不佳,对病人的过错医治和优待”成为精神病院的标签;另一方面,有人宣称精神病院让精神病人变得“有依赖性、过分被迫、被社会排挤”。所以美国政府提出了“以社区支撑为医治根底”的方案“,希望让精神病人被各大社区接收和照料。

  但事与愿违,许多精神病患者在社区中根本得不到应有的支撑,他们唯一的活路就是在大城市的街头漂泊了,这至少不会饿死。这些漂泊汉往往患有精神疾病,看起来疯疯癫癫,行为举止匪夷所思,比方他们喜欢自言自语,或许和幻想中的观众聊天,激动时破口大骂。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研讨漂泊人员的专家约书亚·班伯格说,那些睡在旧金山大街上的漂泊者有15%至20%的人患有精神病。

  上世纪70到80年代,美国不断向国外转移制造业,在以制造业为经济支柱的美国东北部,底特律、匹兹堡、克利夫兰和芝加哥等大工业城市地点的区域工业急剧式微,工厂大量倒闭、失业率添加、搁置的设备锈迹斑斑。后来,这一区域被人们形象地称为“锈带”。在这次浪潮中,许多工人丢失作业,漂泊至漂泊街头。美国制造业空心化的影响一直继续到现在,无论是奥巴马仍是特朗普都提出了让美国制造业回归、解决失业问题的标语。

  进入新世纪以来,科技企业的鼓起也让一些工业式微、企业倒闭,造成了大量中年人失业。科技企业的高薪导致美国大城市的房价飙升,这也让年青人在大城市中置业成为一种奢望。

  别的,漂泊者本身问题也较多,比方他们酗酒、吸毒、违法,不作业等。有些漂泊者偶尔会去打些短期工,挣钱谋生;还有一部分人把获得的救助款拿来买大麻、买酒。在漂泊者内部,大麻、毒品买卖泛滥,违法事情也常发生。

  难以解决的城市恶疾

  为了治理漂泊汉问题,美国许多城市都想了不少办法。除了定时给无家可归人员送上救助,有的城市还修建了“廉租房”提供给漂泊汉们寓居。不过这些办法并未有效控制漂泊汉数量的添加。

  与洛杉矶同处加州的旧金山也饱受漂泊汉问题的困扰。当你走在旧金山的市中心,肯定会惊讶于这个被称为“科技圣地”的地方,竟然是美国漂泊汉最多的城市之一。这些漂泊汉中的一些人会盯着你,甚至忽然冲你大吼大叫,行人一般都是急匆匆躲开。巨大的漂泊汉群体给旧金山的形象造成很大负面影响。在2012年到2016年间,旧金山政府将解决漂泊汉问题相关的经费提升了8400万美元,2016年到达2.42亿美元。其间超越一半的经费花在为漂泊人员建造庇护所、可担负房屋或许相关项目上面。

  “这看起来许多,但是与需求比较,仍是非常有限。”旧金山市政府监管漂泊人员问题的官员山姆·道奇在去年底承受《旧金山纪事》的采访中说:“有必要供认,这是个全国性的危机。”

  有些州解决漂泊汉问题的办法能够说是“简略粗犷”。远离美国本乡的夏威夷州地处热带,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终年高温,不少漂泊汉买一张单程机票不远千里从美国本乡来到这里。夏威夷一年四季游客不断,许多漂泊汉还能从游客那里得到一些布施,在这里还能够赏识优美的风景并且不用忧虑过冬的问题。这让夏威夷州政府很是头疼。为了解决漂泊汉问题,夏威夷州从2014年开始实行了一项饱受争议的措施:给漂泊人员一张单程机票,把他们“遣返”美国本乡。这项方针听起来严酷,却也是无奈之举,不过这样做的好处是那些“逃到”夏威夷的漂泊汉能够跟亲友团聚了。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